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家电维修行业服务最早,维修技术最专业的家电维修公司。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各个省份均有我们的维修网点,从事20多年家电行业,值得您的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半导体 >

日韩营业战:史乘恩仇与半导体工业的逐鹿

日期:2019-11-29 05:54 来源:

  

日韩营业战:史乘恩仇与半导体工业的逐鹿

日韩营业战:史乘恩仇与半导体工业的逐鹿

日韩营业战:史乘恩仇与半导体工业的逐鹿

日韩营业战:史乘恩仇与半导体工业的逐鹿

  此前,日本对韩采取出口手续简化的优待措施,但管制后相关产品每次出口都必须向政府申请,审查时间通常为90天左右。日本政府也已经决定于8月1日起还将把韩国从简化战略物资出口程序的所谓“白色国家”名单中删除,使其无法享受尖端技术出口免申请优惠。 日本经济达到了全球第二后,美国以广场协议和日美半导体协定来施压,而韩国趁机举国家之力来发展半导体行业,日本半导体产业逐渐式微。日本的半导体公司大多仍是大集团下的子部门,这种模式使得日本的半导体产业无法跟上市场和技术变化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1993年,日本半导体产业最强盛时,全球十大半导体公司有6家是日本公司。但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前十五的半导体公司中,只有东芝半导体是日本公司。而2018年6月连东芝半导体都卖给了美国贝恩资本。 自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以来,日韩的外交纠纷已经使日本国内出现了很大的反韩情绪。现在日本参议院即将改选,安倍政府可能希望对韩强硬立场能够为自己党派拉到选票。但在参议院选举之后,日韩双方将有可能达成和解,妥善解决双方争端。韩国和日本也都是美国在亚洲的重要盟友,日韩贸易战会直接影响美国利益,美国肯定会出面调停。 只要抓住新的机会,日本的半导体产业随时可能卷土重来。半导体是一个集成性的行业,一个芯片的产生需要近一万人的工作量,同时需要多年的经验积累才有创新。日本半导体根基很深,目前可能发展得比较慢,但其基础仍在。 日本对韩国的出口管制已经在韩国民间引发激烈反对,韩国消费者已经开始抵制日货,并有持续发酵之势。 根据IC Isights等机构的统计数据,在收入上,全球前三大半导体公司中韩国占据两席,三星、SK海力士分别位居一、三名。韩国半导体出口额在总出口额中长期占据超过20%的比例,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此次出口管制的三种材料都不易存储,一旦断供,韩国半导体产业无法抵抗。其中日本制造的氟聚酰亚胺和抗蚀剂分别占全球产量的大约90%,氟化氢占大约70%。韩国半导体企业很难找到替代供应渠道。 日本经济产业省7月1日宣布,从7月4日起将加强3种半导体核心原料对韩国的出口管制。加强出口管制的是用于半导体清洗的氟化氢、用于智能手机显示屏等的氟化聚酰亚胺,涂在半导体基板上的感光剂“光刻胶”这三种材料。 20世纪50年代开始,美国为了构建以日韩为基地的东亚冷战格局,一直在推动日韩两国关系正常化。到1965年,经过13年的谈判,日韩两国终于达成《日韩请求权协定》:即日本通过向韩国提供无偿、有偿的经济合作资金解决财产请求权问题。采购小批量众种类电子元器件的优,这个协议成为日韩建立正常外交关系的基础。 尽管日本半导体业的辉煌已成为历史,目前的全球市场份额已不到10%,曾经垄断全球光刻机市场的尼康也已经被荷兰的ASML所取代。但在一些细分领域仍然扮演着重要角色。日本在材料、精密机械、基础科学上的科研能力与技术积累仍然不可小觑。 韩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早期是由于政府的减税与资金支持,这使得三星集团1987年在世界半导体市场的占有率排名仅位列第7,到1992年,三星强势跃升到首位,并将优势维持到了今天。2000年之后,韩国半导体产业从依靠政府支持转变为依靠企业自主创新。韩国民间设立的研发机构已多达4万个左右,而三星电子2018年的研发投入以134.37亿欧元高居世界第一(中国华为公司研发投入113亿欧元)。 目前,全球超过1/2的半导体材料,和1/3的半导体制造设备是日本企业生产的。全球半导体行业涉及抗蚀剂的核心技术,几乎都被日美企业垄断,日美两国企业约占全球市场份额的95%。日本在半导体产业最基础的原材料、相关技术和设备领域,在半导体产业链的上游,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 2017年第三季度韩国半导体产业的全球市场占有率曾到达最高点,三星电子达到46.4%,SK海力士为28.1%。仅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两家韩企合在一起,就占据了全球半导体市场74.5%的份额。从销售额来看,三星电子2018年销售额为759亿美元,在全球半导体企业中位列第一。SK海力士2018年销售额为364亿美元,在全球位列第三。 而劳工赔偿问题之外,韩国慰安妇的精神赔偿也成为韩国人关注的焦点,再加上日韩还有独岛(竹岛)的主权争端。该岛日本称为竹岛,韩国称为独岛,目前为韩国实际控制,但日本一直声称其拥有主权。这些问题,使得日韩两国关系时不时陷入紧张状态。 韩国是二战以来世界上少有的几个由贫困国家成功发展成为发达国家的国家。世界上发达国家有二三十个,但人口超过5000万的发达国家只有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和韩国。 日韩贸易战明显已经升级,并且似乎超出了贸易争端的简单范畴。日韩贸易战不仅与经济有关,与当前国际经济秩序的反全球化浪潮相关联,也是两国的历史恩怨使然。 英国欧睿信息咨询公司调查公布的全球商品与服务市场份额数据中,在全部74个品类中,美国在25个品类中居首,日本以11个品类居首排在第二,中国以10个品类排在第三,韩国以7个品类排在第四。 二战时期日本更是大量掠夺朝鲜劳动力、强征慰安妇,为侵略战争服务。这些都是二战后日韩关系紧张的根源。这次的贸易战也不外如是。 日韩两国重要的产业都是电子和汽车类,从收入上看,两国前100家半导体和汽车企业,行业集中度都在40%以上。从利润来看,韩国前100家企业占整个行业利润的比重达到60%以上,日本占40%。韩国对汽车和电子两个产业的依赖程度比日本更高。 日本管制三大半导体关键原材料及相关技术设备出口,不仅会严重打击韩国半导体行业,而且可能会引起连锁反应,影响全球半导体产业产能,导致产品供需失衡、涨价。 朝鲜的日据时期指的是1910年8月29日至1945年8月15日间,朝鲜沦为日本殖民地,接受日本统治的时期。当时朝鲜总督府就设在今天的韩国首都首尔。日本对朝鲜实行殖民主义统治,掠夺朝鲜的资源,日语被定为国语并限制朝鲜语的教学,对学生实行奴化教育。 关于此次日本对韩国半导体产业的出口管制,一般认为,这是韩国院对“强征劳工索赔案”做出判决之后,日本政府对韩国实施的“经济报复”。 以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为例,1981年,日立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占40%的份额;第二位是富士通,占20%,NEC占9%。到1986年,日本半导体企业在全球DRAM的市占率达到了80%。 日韩贸易战很难持续,因为对韩国半导体产业的打击也会影响到日本的半导体和电子产业。例如韩国随机存取内存(DRAM)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超过70%。如果韩国生产中断,日本企业也会受到波及。长远来说,贸易战的长期持续还会刺激韩国自行研发制造技术,减少对日依赖,削弱日本的竞争力。 日韩的贸易争端只会进一步扩大和深化日韩两国之间的矛盾,加重两国的历史和现实仇恨。这对东北亚地区的经济合作、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也十分不利。 所谓“日韩请求权”,其实就是日本对韩国作出的战争赔偿。双方最终商定,日本提供3亿美元无偿援助、2亿美元有偿援助,以及3亿美元商业贷款,“一次性解决”受害者索赔问题。而韩方则放弃“索赔权”,接受“经济合作”。 2018年日本全年GDP约合4.968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约5.85%,仅次于美国和中国。世界五百强企业中日本为52家,仅次于美国的126家,中国的120家。2018年韩国GDP1.62万亿美元,世界排名第12位。2019年韩国GDP很可能将超过加拿大和俄罗斯,达到世界第十。韩国拥有16家世界500强企业。 去年以来,韩国最高法院多次裁决日本公司赔偿韩国强迫劳动的受害者案件。日方坚持拒绝赔偿,抗议称所有殖民时代的赔偿问题都已在1965年协议中得到解决。 这次协议之后,日本一直认为有关二战韩国前劳工索赔权的问题已经解决。但2012年,韩国最高法院首次裁定“个人索赔权并未消失”,认为《日韩请求权协定》没有涉及对二战被日本征用的劳工进行精神损失赔偿的问题。 但在新材料领域,尤其是与半导体相关的十九大类新材料中,日本在十四类中仍然处于全球领先地位,韩国处于产业链下游。2018年韩国半导体材料市场需求约为87.2亿美元,同比增长16%。日本企业是韩国半导体材料的最大供应方,三星、LG等企业都离不开日本生产的原材料和设备。因此日本在半导体产业关键材料领域的出口限制,对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影响很大,即便是韩国三星这样的龙头公司也无法承受。 虽然日本对韩半导体产业出口管制,起因是韩国向日本主张二战劳工的赔偿,但也有保护日本的产业安全的考虑。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在八九十年代曾经盛极一时,但之后在日美贸易战时,韩国举国之力投入半导体产业,已经让日本半导体产业的全球市场占有率从最高点超过80%跌到现在的不到10%。 日本政府则表示这一决定并不违反WTO规则。日本政府也已经决定于8月1日起还将把韩国从简化战略物资出口程序的所谓“白色国家”名单中删除,使其无法享受尖端技术出口免申请优惠。 7月1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召集了包括三星、LG、现代汽车、SK、乐天在内的30家韩国大型企业总裁在青瓦台开会。会上作出了建立“官民应急机制”、制定长短期对策等决定来应对日本对韩国半导体产业关键材料实施的出口管制。 日韩在半导体产业上的贸易战,半导体全球产业链上下游都会受到波及,也包括美国。更大的影响则是对全球多边贸易体制的损害,出口管制与各种可能的反击,在一定程度上都违背了WTO规则。

上一篇:

下一篇: